英超

独家专访余永定把脉2018年中国经济

2019-06-19 20:20: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几年,中国投资增长有一个规律,每年都是前高后低。如果今年第二季度投资增速依然维持在一个比较令人放心的水平上,我们才能够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感到放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如此表示。

  今年年初,余永定曾撰文指出2018年中国经济可能没想象的那么乐观,但最新公布的1、2月经济数据却一反市场悲观预期,各项指标均超预期。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开年成绩单?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真正回暖了吗?如何看待新经济的作用?人民币汇率今年预期走势如何?中国会跟随美国加息吗?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

  针对这些热点问题,本期《首席对策》独家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

  经济是否真正回暖还需观察

  第一财经:今年年初时您曾提到,2018年中国经济可能没想象的那么乐观。刚刚公布的1、2月经济数据却一反市场悲观预期,各项指标均超预期。您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开年成绩单?这是否预示着2018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小?1、2月数据中,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同比名义增长9.9%。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余永定:首先,今年1、2月份的数据好于预期,在一定程度上使我对今年经济增长的一些忧虑得到缓解。但我觉得,我们现在还需要继续观察,还需要等待进一步的数据。中国长期以来是一个投资驱动的国家,虽然现在消费起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大了,但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依然十分巨大。而房地产投资对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直接和间接作用都非常大,因而房产投资增速值得格外关注。鉴于中央目前的房地产政策,中国房地产投资增速应该是下降的,而这种下降又会给中国投资增长造成下行压力。如果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出现明显下滑,GDP的增长速度就一定会受到影响。2017年以来,中国投资的实际增长速度下降严重,第三、第四季度同比都是负增长。这种情况是多年来少见的。所以,我们比较担心这个趋势会在2018年继续下去。

  今年前两个月,同去年下半年相比,投资同比增长速度由负转正,名义增速还比较高。这些当然是好消息,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近几年来中国投资增长有一个规律,就是在每年第一季度它的增长速度都是有所回升的,然后再往下走,去年也是这样,所以我们还得等待,至少等到第二季度的数据出来后再说,如果我们看到投资增速依然维持在一个比较令人放心的水平上,我们才能够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感到放心。

  第一财经:在您推荐的文章里,有提到固定资产投资的数据并不是那么纯粹这样的观点,在您看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真的回暖了吗?普通投资者应该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余永定:如何解读统计数字确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宏观经济学者如果对统计数字没有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很难根据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直接得出正确的一般性结论。好在有些比较年轻的经济学家对统计数据的研究非常较细、深入。例如,我刚才推荐你看的那篇文章, 还有40人论坛、兴业银行研究团队对今年头两个月宏观数据的分析都对我很有启发。根据他们的研究,今年月份的官方统计数据背后还是存在着不少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由于涉及到很多具体的细节,在这里无法深入讨论。我希望大家都关注这些细节,如果不掌握细节,你就很难真正了解实际情况。同时我想提醒一下媒体,我们现在看到比较高的投资增长速度是名义增长速度,如果CPI上升、PPI上升,名义的投资增长速度也会上升。我们在最后考虑GDP增长目标(指导性目标)时,与之相比较的投资增长速度是实际增长速度。只有当投资和其他宏观经济变量的实际增速同6.5%上下的GDP增速相一致的时候,我们才会感到放心。

  2018年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速7.9%,大大好于预期,但其实也仅仅是同去年第一季度的投资增速大致持平。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和其他一些研究团队都指出,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房地产开发投资达到了9.9%。而房地产投资之所以超预期,是因为土地购置费延期支付,导致去年的购置计入了今年的投资。就目前能够得到的各种统计数字来看,我们还不能判断,年初的良好投资形势是否可以持续 。

  新经济是未来希望但短期作用有限

  第一财经:1、2月经济数据显示,房地产投资和高端制造业投资尤其亮眼,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同比名义增长9.9%,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也大超工业平均水平。您如何看待房地产投资数据超预期?这是否意味着房地产投资依然是中国经济的引擎?新经济是否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动能?

  余永定:作为一个趋势来看,新经济在中国的经济增长之中确实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一个现实,就是新经济在中国GDP中的比重还依然很小。我们必须创造非常良好的制度环境和政策条件,使得这种新经济产业的发展持续下去,使新经济在GDP中的比重进一步扩大。否则,我们还难以依赖新经济发展的增长来推动GDP的增长。所以说,一方面我们非常高兴,我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但是在短期内,我不认为我们的新经济可以对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速度能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关于房地产投资,鉴于我们目前的政策,房地产投资增速应该低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房地产投资在国定资产投资和GDP中的比重应该进一步下降。一方面要摆脱经济增长对房地产投资的依赖,另一方面又把房地产投资增速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看作是经济增长的亮点是一种自相矛盾。房地产投资增速应该逐渐下降,应该低于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但也应该避免房地产投资增速的急剧下滑。

  目前重要的是汇率体制改革和发展衍生产品

  第一财经:作为汇率研究方面的权威人士,您是否可以为我们解读为什么人民币汇率会从前年的大幅贬值,转变到去年的企稳,直到今年开年后大幅走高?对于今年的人民币汇率走势,您怎么看?有观点认为,人民币长期均衡汇率处在6..8之间,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

  余永定:对于汇率问题,我从来只敢谈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从来都拒绝预测汇率到底会是什么样,特别是中、短期汇率的发展趋势。因为决定汇率的因素非常复杂,具有极大不确定性。一个国家的经济好,你可能认为这个国家的汇率会上升,其实不一定,它可能会下降。一个国家的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这个国家的进口会增加,贸易顺差会减少,汇率就会有贬值压力。另一方面经济形势不错, 资本外流会减少, 流入会增多,汇率就会有升值压力。到底是升还是贬,很难判断。一个国家的经济处于困难时期,甚至陷入了金融和经济危机,你以为这个国家的汇率会贬值,其实也不一定,这个国家的汇率可能会升值。美元和日元都往往如此。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
经期前吃什么预防痛经
经期前小腹胀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