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万世之皇 第二百一十章狼狈的样子

2019-11-08 10:0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世之皇 第二百一十章狼狈的样子

“虽然交战过程有些棘手,傀儡也相当难缠,但只要找到傀儡的弱diǎn,以我之强,击子之弱,就算没有血脉传承之力,也一样能将傀儡击败,成功晋级!”

“不过説归説,第一关确实难了diǎn,也不知后面两关,又将会难成什么样子”

王岳轻轻摇头,旋即大步迈出,几步间便已走到大殿尽头,想也不想,便推门而入。

哗!——

如先前般,灼热的白色光华冲入王岳眼帘,光华消失时,王岳已然站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怎么回事,我怎么依旧在原来的大殿中?”

王岳好奇睁大双眼,从身旁的景象来看,他依旧停留在先前的大殿中。

“不对,比起第一关的大殿,这间殿宇明显大了许多,且殿宇正中的傀儡也不一样了”

不过下一刻,王岳仔细打量,这才发现这间殿堂的不同之处。

不过与第一关的大殿一样,这座殿堂正中,同样伫立着一个与王岳一模一样的傀儡。不过与第一关傀儡不同的是,这具傀儡眼中的光芒更加明亮,神态气质,也与王岳更加相似。

“这样看来,天关第二关,同样是挑战傀儡无疑了。”

“只要将这具傀儡击败,应该便算我通过了第二关,可以继续挑战最后一关。”

“只是不知道,除了神态气质之外,这具傀儡与第一具傀儡有什么不同”

王岳xiǎo心翼翼地站在远处,在不惊扰这具傀儡的前提下xiǎo心打量着。

可惜不论王岳怎么看,都找不出这具傀儡与上一具傀儡的差别,更不用説找到这具傀儡的弱diǎn所在了。

“没有办法,看样子只能先和这具傀儡打打看了!”

王岳长叹一口气,旋即快步走上前去,极为娴熟地伸出右掌,以般若掌法,对这具傀儡发起了进攻。

下一刻,傀儡当即行动,同样伸出右掌,看似缓慢,实则极其迅速的向王岳的进攻迎去。

啪!

电光火石间,王岳的右掌,便与傀儡的晶石手掌贴合在了一起。

“果然,这具傀儡虽与我相似,但掌力之中,依旧不具备佛力!”

王岳感应着傀儡这一掌的力量本质,一时间不由心花怒放,喜上眉梢。

显然,只要傀儡不具备佛力,那么王岳就能放手一搏,如应对第一具傀儡那般,将之击败。

“不对!这具傀儡的掌力,怎么比我还要大!”

然而下一刻,未及自信笑容在王岳脸上彻底固定,王岳便陡然感到傀儡的手掌中,传来一股又一股源源不绝的庞然大力,力量浑厚,无可匹敌。

不等王岳反应过来,他便被这股力量重重抛飞,如一张大饼般狠狠贴在了大殿的墙壁上。

半晌,王岳才极为不雅的从墙上下滑到地面上,沿途在墙面上留下了一连串的淡红色血迹。

“你,你作弊!你的力量,怎么比我多出这么多?”

“而且,我和你双掌接触后,并非二段发力,你怎么能不模仿我,擅自发力?”

王岳无比狼狈地挣扎起身,极为恼火的对着殿中傀儡连声数落,仿佛傀儡是活人,有自主意识,能听得懂王岳的话一般。

通过这次试探,王岳发现,这具傀儡的力量不仅比自己要大,而且还大上许多。

保守估计,这具傀儡的力量,至少要比王岳多出一万斤。

且除此之外,王岳在与傀儡双掌交接时,更是无比敏锐地察觉到,这具傀儡不知以何种材质制成,比第一座大殿里的傀儡还要坚硬。

这就意味着,就算王岳故技重施,能一掌轰击到傀儡的脖颈上,效果都未必显著。

“估计宗门高层那些老家伙,此刻正在暗处看我的笑话吧!”

“可就算如此,也休想让我知难而退。我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后退二字!”

王岳愤愤捞起一片衣袖,蛮横地擦了擦自己在不住流淌的鼻血,随后意志坚定地望着身前傀儡,二话不説,意念一动,白云幻空相霎时加身,又一次对傀儡发动了凌厉至极的进攻。

“真是见鬼了,你的出掌速度怎么比我还要快?”

“不仅速度快,出手角度也更加刁钻,这还让我怎么打?”

然而傀儡的回敬手段比王岳的进攻还要凌厉,几个回合下来,王岳便宣告力竭,一招疏忽,当即被傀儡一拳重重轰击在胸口,又一次被四仰八叉的轰飞。

“混蛋,我就不信了!”

不过随后,王岳便从地上踉跄爬起,发了牙狠,再度恶狠狠的向傀儡扑去。

啪,啪啪!——

一时间,空旷辽阔的大殿中,响起了络绎不绝的掌声与重物坠地的声音。仅仅盏茶时间,王岳便已被这具傀儡打得鼻青脸肿,最后更是连在原地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当然,在与傀儡的交手中,王岳也并非仅在被动挨打,到底还是在傀儡的脖颈上印了几掌。但可惜这次,傀儡脖颈上连一丝裂痕都没有出现,一diǎn晶屑都没有落下。

至此,王岳挑战天关第二关,已然彻底宣告失败。

哗!——

下一刻,白色光华大作,王岳反应过来时,已然身处通天殿黑暗辽阔的大殿中。

殿中,白胡长老依旧在原地伫立,姿势丝毫未变,不过在其身后,却站着白霓裳、千峰鸣及黄青松三人。显然,这三人的闯天关考核已先王岳一步结束。

“王岳,你是怎么搞得?怎么灰头土脸,鼻青脸肿,搞成这幅狼狈模样?只要xiǎo心一diǎn,七撼宗的闯天关考验并不难啊!”

白霓裳眉头一皱,先是对身旁的白胡长老恭敬一礼,随后xiǎo心翼翼地走到王岳身边,细心体贴地察看着王岳身上的伤势,甚至还从怀中拿出跌打擦伤的药为王岳擦拭。

“怎么不难,闯天关考核分明难死了!我这把老骨头都要被折腾散了!”

“也不知道是哪位宗门长老想的这种考核方式,也太损了diǎn,xiǎo心出门踩狗屎!”

王岳愤愤,本来还想再抱怨几句,结果通天殿中突兀地劈下一道闪电,毫无征兆地落到王岳头上,差diǎn把他烤熟。

王岳这才识趣闭嘴,不敢多言。

“可是闯天关考核真的不难啊!不要説我,就连千峰鸣及黄青松等人都通过了!”

白霓裳的话让王岳为之一愣,再也説不出话来。

倒是一旁的千峰鸣抓住机会,洋洋自得地开口:“啧啧,真是可惜啊。枉为外门弟子第一人,结果连一道xiǎoxiǎo的天关都闯不过去,説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黄青松同样连声附和:“就是就是!自古以来,哪个外门弟子第一人闯天关不是一次解决,轻松完成的?王岳师弟,你这也算是开了先例了!”

十日袭杀时,这两人曾被王岳吊在墙上打,现在终于找到机会,抒发心中的怨气。

反正现在,不论他们説什么,王岳都不可能出手教训他们。一来旁边有白胡长老坐镇,二来王岳已受了一定程度的伤,体内力量更已耗尽。

他们就是抓住了这一diǎn,才敢在旁肆无忌惮地出言讥讽王岳。

“不对啊,王岳师弟再怎么不济,好歹也是外门弟子第一人,实力更是远远超越内门的武道七重门槛,不至于连天关都闯不过啊!青松兄你猜猜,王岳师弟究竟少了diǎn什么呢?”

“嗯,峰鸣师兄稍等,容师弟我好好想想。若论境界,王岳师弟有了。论战力,王岳师弟高得惊人。论奇遇,王岳师弟与洪家及夏家公子交好。论天赋,王岳师弟更是远超你我。但可惜,若论起血脉传承来,那王岳师弟可就是个——”

“废物!青松师弟,我説的对不对啊?”

“对对对,峰鸣师兄説的对极了!就只有一个最低级的白云幻空相,可就不就是个废物?”

一时间,千峰鸣与黄青松在旁一唱一和,极尽所能地讽刺着王岳。説到关键之处,更是将废物二字在王岳面前连连重复,咬得特别重,生怕王岳听不见。

“够了,你们两个怎么説话呢?见人失败就落井下石,这是师兄应该做的吗?不要忘记,你们两个曾经败在王岳手中,究竟谁是废物,根本一目了然!”

千峰鸣与黄青松话语説得极为难听,到最后,就连白霓裳都忍不住出言呵斥起来。

“够了吗?我怎么觉得这样説还远远不够呢?”

“没错,昔日我们确实曾败于王岳之手,但可惜,从今日开始,我们就将与他处在两个世界。没有血脉传承之力的人,就算再天才,充其量也不过昙花一现,依旧是废物!”

不过对面,千峰鸣与黄青松依旧没有住口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嚣张,最后甚至将白霓裳都骂了进去。

若论战力,千峰鸣与黄青松两人固然不是王岳的对手,但从他们成功闯过天关后开始,他们就将成为了七撼宗名副其实的内门弟子,长居七撼宗二重天。

只要王岳不闯过天关,两者生活便再无任何交集,因此二人根本不怕王岳的报复。

天关与其它地方不同,一次闯不过,除非另有机遇,否则将再难闯过。

这就意味着,王岳今日的失败,基本注定了他将来也不能闯过天关的事实!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脉络舒通能治疗静脉曲张吗

脉络舒通丸 安全 有效

脉络舒通丸 哪里有卖

脉络舒通丸 治什么病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治疗静脉炎的中药

治疗静脉炎最好方法

高血压导致心衰的原因

高血压冠心病的症状主要有哪些

金振口服液是儿童专用的吗
宝宝咳嗽用金振口服液
金振口服液是中药还是西药
小儿感冒喝的中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