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要知道那时我很迷mo

2019-10-09 14:06: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此文系千橡游事业部初期的一名员工的真情回忆,发在了论坛里,但很多话都非常诚恳,特此转来供读者一读:

几年前,布童和邓昆组织了一场北京游戏人聚会,地点在西直门的一个小饭店,来了三十多人。基本上都是程序员和策划,我记得目标来了不少人。当时气氛非常融洽,有说有笑,众人吃了一半,包厢的门一开,一个老总模样的胖子带着随从走了进来,本想坐下一起吃,结果一看桌上一片狼籍,便忧郁了,很客气的告退,约了茶馆聊。记得布童当时介绍了一番,好象是他的老板。后来饭毕,去茶馆,那胖子邀陈忾过去聊,才知道他是陈一舟,于是两个胖子窃窃私语了一番,也不知道说了啥。

那是我第一次和千橡的人接触,感觉很谦和,言语间对开发人员很尊重,所以添了几分好感。所以后来陈忾邀请我去千橡做事,我也很愉快的接受了。当时千橡还在西直门,租了上下两层好多房间,环境不错,中午有人给做饭,员工轮流去打饭。陈一舟经常因为开会晚了,只能吃点剩的,这看起来很搞笑,但也说明他确实是个做事的人。直到今天我仍然有这种好印象,就他个人而言,确实身体力行,所以千橡的执行能力一向是很高的。   千橡当时做的是DUUD,主要做无线增值服务和校友录,无线当时开始走下坡路,而校友录也没什么建树,所以陈一舟当时寻求在络游戏上的突破,是不错的决定。在西直门呆了一个多月,千橡搬到了东环广场,与此同时,买下了当时极富盛名的mop。要知道,那时我很迷mop,经常看论坛笑得合不拢嘴,所以没人觉得买下mop有什么不对的,都很赞成这桩买卖。买下mop后,陈一舟身后总跟着一个小女孩,脸上总挂着有趣的表情,自称是羚少爷,陈一舟似乎很愿意培养她,我们开会时,也叫她旁听,不过后来不见了。   在东环的几个月还是很有意思的,基本上每天要开很多次会,陈一舟只要有时间就会来听我们讨论,他一般不发言,而是默默的听,有疑问时就提出来,有时会问一些比较弱智的问题,我们也一一解答。后来我发现他确实聪明,总问到一些很关键的问题。但同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陈一舟自己没有明确的方向,而是基于“这个东西可以赚到钱”的思想来做公司,这本身没错,但关键是,往深里说,这东西到底能不能赚钱,不是谁嘴巴上说的有道理就行的通的。所以陈一舟受到“幕僚”的影响非常之大,我相信在之后的千橡的发展中,大部分的转变都来自于陈一舟身边的人给他的影响。而陈一舟接受的信息量非常之大,下面的人尽可能的取悦于他,并尽量表现自己的观点,这样一来,就会有不同的观点出现,这使得千橡后来的发展策略一直在修改,并且不停的修改,这使得陈一舟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摇摆不定的人,也就决定了为什么后来千橡总是在胡乱的增加业务点和内容。   东环非常热,因为当时员工已经增加到近200多人,200多台机器加上200多个人总共就是400多个出气孔,而且大厅不隔音,声音嘈杂到要让人疯掉。我们游事业部就提出要出去单干,陈一舟也很重视,先让我们搬回西直门,后来又租了工体旁的一个套房。本来也是很不错,但我们游事业部有了麻烦,主要的创作者陈忾和布童在产品方向上有很大的分歧,其实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分辨出当时到底做什么好。陈忾的意愿是做Q版MMO,布童的目标是以传奇的模式来做一块类似的游戏,他的着重点是在运营上。其实大家都说的有道理,但谁也无法说服谁。后来陈忾就走了,我又做了一个月,觉得索然无味,也离开了千橡。

不过令人震惊的是,在我离开后仅仅一个星期,便听说了游事业部被取消的消息。理由也不是因为人员流失,而是出于企业战略的考虑。也就是说,前几个月在游上的投入全部化为乌有,要知道,当时已经做出了比较完整的企划书了,技术引擎也准备过半了。所以我认为这个举措是非常草率的。同时这个举措很是伤了布童的心,他本是一腔热血从SP部门投入到游事业部,并且花了大量时间给陈一舟建议。结果会是这样子,这使他很灰心,后来,他也默默的离开了那里。   之后我便没有再与千橡有太多关联,只有一些在里面工作的朋友传递出一些消息。他们先后又搬家到中粮,后来又到静安,噪热的环境依旧没有改变,员工数疯增至千人,然后又大量裁员。几乎每年都能听到千橡要上市的消息,却迟迟未果。要知道,我在的那一年,已经开始讨论上市了,甚至已经在讨论让员工拿出收入的百分之多少来购买期权。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直到今天,连在他后面提出要上市的久游已经在日本登陆,而千橡的上市梦还在辗转徘徊。   一个在里面服务了近三年,后来离开的朋友是这么向我描述的,他本来是想在千橡中学到东西,但千橡只是在“用”员工,而没有学习和发展的空间,这也是很多人离开的原因,一看不到上市的希望,二看不到发展的空间,三没有提高自己的机遇。所以一个企业越是工厂化,它就会在提高效率的同时失去员工。      前一阵子去千橡,我们已经不说去千橡了,事实上很多人不知道千橡,而会说,去猫扑。这很古怪,mop本来只是收购来,作为一个部门存在,现在却成了公司的主要影响力的来源。而且脑海中想起mop,也是很久以前的样子,那么千橡呢?这就好象阿凡提的难题:一斤重的猫吃了一斤肉,结果猫还是一斤,如果这是猫,肉呢?如果这是肉,猫呢?千橡的大门口现在站两个保安,横眉竖眼的看着来宾,这让人极不舒服,进去一次就象去探监,还真是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轻松自由美国式的公司文化上那去了?只剩下一排排对着电脑屏幕的IT民工?

尽管我对陈一舟的印象还是不错,但他身上的弱点也非常明显,他是一个现实到没有创造力的领导,他很喜欢说的一种理论就是,推广一个用户需要花多少钱。他非常适合做会计,而不适合做互联。有人会认为我说的很荒谬,如果他不适合做互联,他怎么能够把chinaren做大卖掉?很简单,当年的互联还处于撒阶段,免费产品谁做得好,来的人就多。而今天的互联是在收阶段,谁的赢利性强,谁就能胜出。如果在今天,即使他手上有一个chinaren,如果收不到钱,仍然会被抛弃,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而陈一舟的弱点在于,他只会计算成本,不会计算赢利。如果推广一个用户要花十块钱,他会觉得非常心疼,但他没想过,如果能每个月从一个用户手上拿回100元会怎样。他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在亏损者的角度,怎么能够不亏损?他开展了很多表面看来很便宜、很低廉的业务,开发成本低,推广成本低,但这些一旦没有做起来,就成了高额亏损。算算他的一千万美圆去那了?正是拿去做一些看似稳妥大方、成本低的业务,而没有集中力量对一个领域进行突破。

作为游戏人,我更关注的是千橡对络游戏的态度,在他第一次搞研发,又中途终止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没有碰游戏,但到处都是新成立的并且在游戏上大赚特赚的消息,这令他非常不安,忍不住又再次出手,但仍然谨小慎微,不敢直接做mmo,而去做页猫游记,甚至冠以webmmo的称号。但你永远不知道的是,以做web的思想去做游戏,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后来又代理大话战国,想利用自己的社区资源帮助游戏推广。   正所谓成也mop败也mop,四年来,mop的用户定位换了又换,他的社区价值不能说没有,但已经是非常低,如果千橡往后的产品仍以社区为优势资源,只能是一败再败。现在的千橡更象是固步自封的小国,局限在mop中,不管做什么都离不开mop,自以为省钱的策略,其结果只能是事倍功半。   此文写在我认为千橡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钱已花完,何去何从?   这就是我对千橡零碎的印象。     首次在tw发文,个人随感,如果您有不同意见,请心平气和的讨论,谢谢。

另:TW的祝志军先生观此文后做如此评论:第一次见陈一舟,当时他刚第二次回国不久,在做18DX短信。在西直门“时代之光”一个四居室,10多个人,主要都在客厅里工作。当时的18dx站做得很简单,也没多少用户。当时千橡的公关经理邀请去做一个采访,因为不熟,拉上了吕伟刚,现在的吕伯望一起去。  很想听,他离开搜狐去美国后做了什么事,这次回来为什么做的是18dx,怎么拿到的投资,陈一舟都聊到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创业,生活多没意思。  前不久跟人聊天,说起一些人骂这个搞那个。哥们来了句:他这样,生活幸福吗?!当时愣住了,多有意思的话。也送给大伙。

新余治疗白斑病费用
佛山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眉山治疗卵巢炎方法
新余治疗白斑的医院
佛山牛皮癣
分享到: